面筋哥其实是个正经音乐人:参加《中国梦之声》、流浪、5年后却

2020-10-10 08:29

  原标题:面筋哥其实是个正经音乐人:参加《中国梦之声》、流浪、5年后却在网络爆红。

  该视频是面筋哥五年前参加《中国梦之声》时接受记者采访时的,视频里,面筋哥蓬头垢面,胡子拉渣,他忘我地演唱了原创歌曲《面筋歌》(又名《烤面筋》),面部表情“狰狞”,夸张的演绎让人忍俊不禁、过目难忘。

  因为没有读书,他结婚较早,育有五个子女,家庭负担很重。为了抚养孩子,他不得不四处打工挣钱。

  进过工地,帮人养过猪,卖过烤面筋,做过流浪歌手,生活始终不如想象得那般美好,大多数时候,吃穿都成问题。

  2008年,他在上海摆摊卖烤面筋,生意不怎么好,他花了半天时间写了这首“广告宣传歌”。

  后来,面筋没卖出去,他的住处反倒遭遇了小偷,所有家当都被清空了,他不得不走上街头,跟着一位盲人师傅开始做起了“流浪歌手”。

  他假扮残疾人,留长发,蓄络腮胡,还特意买了一只蜡嘴鸟,以便在演出时调动气氛;和一位年轻朋友一起组过乐队,因为两人都属虎,组合取名为“虎虎生福”。

  他俩穿着黑色垃圾袋改装的衣服在街头演唱了一整天,到晚上时,衣服裤子全湿透了,挣的钱除去吃饭和住宿,所剩无几。

  他开始了独自流浪的艰苦日子。每天省吃俭用,钱宽裕就住300元一月的小宾馆,没钱就住地下通道。

  除了两个大儿子已进入社会挣钱外,他每个月得给另外正在读书的子女寄生活费。

  独特的风格并没能引起评委的称赞,这场荧幕首秀终以失败告终。网络热度消失后,程书林选择继续流浪,流浪范围从管制严格的上海扩大到了全国,每隔一段时间就换一座城市。

  本以为这个故事已接近了尾声,2018年,程书林在五年前接受采访时演唱的视频被网友挖出,经加工剪辑后,在网络大火。

  一时间关于程书林的鬼畜视频霸占了B站的热门排行榜,许多人被他的朴实歌词、夸张的演绎所吸引,亲切地称呼他为“面筋哥”。

  视频中,他身着不相配的灰色花毛衣和运动服,蓬头垢面,胡子拉渣,显得有些邋遢,身旁站着一位穿军大衣的流浪汉。

  “在前几天,我遇到这个朋友,他在外面是纯捡垃圾吃的,我看着心里怪难受的,就带过来了。

  他是我的兄弟,我不放心他到外面去,我怕找不到他,然后就把他留在身边了。”

  出口成诗的流浪汉引得网友连连赞叹,称他为“吟游诗人”——淳▪简▪拉基▪茨德。

  “吟游诗人”只是其中一个,后来,他在上海和程书林走丢了,程书林曾去对方经常出现的地方找过几次,但一直不见其踪。

  在QQ音乐里的《烤面筋》的评论下,程书林在和网友互动时也会拜托网友帮助留意“吟游诗人”,他真心希望能和诗人再次相遇。

  幸运的是,今年五月份,程书林和工作人员在上海找到了失散已久的流浪兄弟“吟游诗人”,流浪兄弟久别重逢,个中艰辛无以言说,两人都泪流满面。

  从2016年开始,程书林就在QQ音乐上创建了音乐人主页,定位为华语创作型男歌手。截至目前,已发表了十个音乐专辑,包含数十首原创音乐。

  偶然“爆红”后,程书林收到了一些直播网站的邀约,如今的程书林,一改往日的邋遢形象,长发飘飘,常常在网络平台和网友互动直播。

  他喜欢唱歌,唱歌时往往认真用力地投入,面部表情夸张,但他不在乎别人的眼光,唱歌时的他是享受着的。

  质朴单纯不做作的风格,朗朗上口的曲调使得真性情的面筋哥很快在抖音等网络平台走红。

  这些朴实的歌词,从艺术欣赏角度来看的确难登大雅之堂,但生活不就是这样吗,大雅之堂终是聚散一夜,而剩下的364天是属于街头的。

  在程书林看来,自己虽然热爱音乐,也进行原创,但却属于音乐圈的最底层。他文化水平不高,仅凭自己的一腔热情搞创作,自己花钱制作歌,只为了自己能有作品流传,能被更多人听到。

  事实上,大多数面筋哥所谓的“粉丝”是以一种调侃和娱乐的心态在围观他,面筋哥的歌曲很可能只是他们茶余饭后的谈资,真正看到他搞笑背后的认真与努力的人,少之又少。

  后来,他先后翻唱了《可能否》《听妈妈的话》《东风破》等歌曲,一度成为了抖音大佬。

  虽然五音不全,但是无论唱什么歌曲都能唱出自己的味道,堪称“灵魂演绎者”。

  归根结底,面筋哥的追求和我们的追求并没有什么不同,我们都一样,在这艰难的生活里奋然前行,面筋哥于我们而言,始终充满着更深的执着与韧劲。

  五年前,中国梦之声的舞台没有接纳这位独特的流浪歌手,谁也没有想到,这位蓬头垢面、胡子拉碴、表情夸张的人日后能成名。

  五年间,程书林一直在流浪,写过上千首歌词,还组过乐队。为了有作品,也曾倾其所有自费找工作室录制过几首歌,贵的两三千,便宜的三四百,“一条龙服务,包制作包上传网络”,但反响平平。

  五年后,他签约了昆明维音文化传播有限公司,开通了自己的公众号,时不时会推送自己的翻唱视频,虽然有时候的推送阅读量少得可怜。

  从“西单女孩”到“旭日阳刚”,流浪歌手给人的印象,总是活跃在城市的天桥上或地铁通道里。

  站在人世最繁华的路口,对梦想的执着,对艺术的追求与热爱,不会一直在车来人往里虚无缥缈着。